所有文章不开放授权。

宵小之徒(完)

来自柯南的灵感。耶啵DD快要被我玩坏了(捂脸dbq),纯沙雕一发完,8000字。

 

-1-

王一博变小了,一觉醒来他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床宽了许多,他像往常一样想要伸手拿手机,结果拍在软绵绵的枕头上。他皱着眉微睁开眼,一只娇嫩嫩的小手映入眼帘。

???

王一博瞬间清醒,一骨碌爬起来,睡裤直接像面袋子一样滑落,人又被掉下来的内裤绊倒摔回床里。

“我!靠!”王一博心态崩了,他恨恨的一脚踢开内裤,光着屁股爬过去拿手机——就连手机都变重了不少,真是流年不利!

指纹解锁半天解不开,机身不停的震动最终跳到输入密码界面,王一博的小手在屏幕上熟练的戳出肖战的生日,画面终于切换进入主题。

第一件事,就是给经纪人发微信:“姐,你快来我房间,出了点事,急!”

王一博目前正在某剧组拍戏,进组两个多月了,离杀青没剩几场,经纪人过来跟组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准备,就住在他隔壁。一看到王一博的微信她就过来了,敲完门等了半天,打开防盗链和开门的过程听起来有些艰难,好不容易门开了,没人?

“快进来,别愣着。”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经纪人一低头,一个把浴巾当连衣裙一样裹在身上的小男(?)孩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会吧,私生子都追到这来了?”一个合格经纪人的职业素养在这时就显现出来,她快速把门外的牌子翻到“请勿打扰”一面,闪进门内关上门同时反锁、挂上防盗链,又站在猫眼前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才低头问眼前这个小孩:“你爸爸呢?”

......你爸爸!王一博心里想。

“姐,我是王一博啊。”

......姐,我是王一博啊!......经纪人脑中又回荡了一遍这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现在疯了。

“我真的是王一博!”小孩差点急的跺脚,拼命想证明自己的身份:“你上回上厕所忘了带纸还是我叫人......”

“停!”经纪人打断了他的话,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这下她真的疯了,因为王一博真的变小了。

经纪人脑袋一团乱麻,看着王一博在那瞎折腾,行李箱太重又放的太高,他刚刚没办法给自己找衣服,现在经纪人帮他把行李放到地板上,他像个小陀螺一样拉着拉链绕着行李走了一圈,打开箱子开始在里面翻找,恨不得一整个人钻进去,终于,翻到了一件格子衬衫。他拖着衬衫“蹬蹬蹬”的跑进浴室,换好衣服又“蹭蹭蹭”的跑到经纪人旁边:“姐,现在怎么办?”

经纪人一个头两个大,她沉吟了一下开口:“我先帮你跟剧组请假,然后跟公司汇报一下,至于你,不能呆在这里了,必须马上离开。”

“那我去哪啊?家也不能回吧,公司也不能去。”

“去找肖战。”经纪人一边迅速打开老板微信字斟句酌的汇报情况,尽量让这件事情显得不那么荒唐。一边给王一博指了一条明路。

“不要吧......”这个提议王一博是不乐意的:“他会笑死我的!”

“那怎么办?你家和你父母家里还有公司周围到处都是狗仔,公司里可能都有卖消息的暗桩,身为爱豆,如果有私生子传闻有多麻烦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肖战,你还有更可靠的人选吗?”

......没有。

“不对啊,”王一博举一反三:“那我战哥那边肯定也有狗仔啊,被拍到不也很麻烦?”

“那也是他们公司麻烦,不关我们的事。”

???

“啊,我是说,”经纪人发现自己说得太直白了连忙补救:“好歹他人有在,本人方便发声回应,你人不在怎么澄清都惹人怀疑。再说了,看你们俩小时候照片都长得差不多,说你是他亲戚也很容易混过去。”

这倒是,毕竟是传说中的夫夫相。

于是王一博觉得经纪人的这个提议很棒,暂时忽略身体变小这件事,他又可以光明正大的住到肖战家了。

 

打理好剧组这边的一切,经纪人买了张动车票带王一博回北京,还好他现在身高不到1米2,符合免票标准,不然连怎么回去都还要再头疼一番。工作日的高铁客流量不大,商务座更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于是在车上他就给肖战打了个电话。

“喂~哥哥~”听筒里传来奶声奶气的一句,肖战把手机拿下来又看了眼来电显示:一博。

“王一博你正常点,好好说话!”

对面沉默了两秒,又传来小孩子刻意压低着嗓子粗声粗气学大人说话的声音:“那这样正常吗?”

......肖战直接挂掉了电话。他在想是不是有谁在用王一博的手机恶作剧,还是说王一博不小心把手机弄丢了被谁捡到......

电话又响了,还是王一博,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又被挂断了,隔了一会儿又响起来,这回是王一博的经纪人。肖战接起来,对面是很客气的女声:“肖老师,实在是不好意思,有个比较棘手的事情,想要麻烦你一下。”

“是一博怎么了吗?”

“呃,情况是这样的......”

经纪人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向肖战解释,他还是将信将疑,不过好歹同意了晚上的会面。

肖战推掉了晚上的聚餐,早早回家等王一博。

在王一博没出现之前,他一直在怀疑这是不是什么新的整蛊套路,或者是什么节目的隐藏摄像机环节,直到他打开门看到王一博的经纪人,一低头,看到还不到1米2的王一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和王一博预料的一样,肖战发出一阵惊天爆笑并且停不下来,就差捂着肚子在地板上打滚了。

“战哥,你能不能别笑了~”变小了的王一博不管说什么都黏黏糊糊的像是在撒娇,肖战脑补了一下之前电话里他刻意压低声音说话的样子,笑的更欢了。

王一博郁闷的站在门口,经纪人把他往里一推,对着肖战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那么就拜托肖老师了。”立刻转身离开并帮他们带上了门。

此时,肖战已经笑的快断气了,蹲在地上起不来,正好与王一博视线持平。虽然王一博一脸我超凶的表情不满的盯着他,但脸颊两坨肉嘟嘟的婴儿肥还是把他衬托得无比可爱。

“好了,我不笑了。”肖战笑够了停下来,伸手摸了摸王一博的头,软软的头发丝触感滑滑的,比坚果的毛摸起来还顺。他又打量了一下王一博全身,这衬衫他也有一件,是两个人一起买的同款,只是这穿法一看就是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样子。肖战随手一掀,两条小腿光溜溜的就暴露在他面前。

“我靠王一博你不是吧,你居然光屁股光了一整天?”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得有能穿的裤子才行啊!”

啥都不说了,肖战把他塞进沙发里,打开电视调到少儿益智频道,小猪佩奇正在上面蹦的欢:“我是佩奇,这是我的弟弟乔治,这是我的妈妈,这是我的爸爸。”

“我不要看这个。”王一博提出抗议。

“这个挺适合你,在家里等着,不要乱跑,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可能是因为小朋友比较容易激发人的保护欲,所以即便知道这个人的“真身”是酷盖王一博,肖战还是忍不住细心的叮嘱。

坚果跳上沙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王一博旁边,也不知道是因为他能判断出眼前的人不是陌生人还是因为它单纯的喜欢小朋友。王一博拿着遥控器把电视调到CCTV-5。

肖战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电视里播放着摩托车比赛,客厅里都是引擎的嘈杂声,沙发里的小人却抱着猫睡着了。肖战先把坚果放回它自己的窝里,挠了挠它的下巴,猫咪的喉腔发出满足的咕噜声,用爪子揉了揉脸歪头继续睡了。然后他抱起王一博,把他扔到浴缸里给他洗了个澡,然后捞起来擦干、吹头发、换上刚刚买好的小睡衣,再把他塞到床上盖好被子。变成了小孩的王一博,体能也跟着一并弱化到幼龄状态,风风火火的折腾了一整天,早就没电了,肖战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他连眼皮都没翻开一下,有好几次因为脑袋耷拉的太低还差点掉到水里。

肖战把新买的童装都过了遍水,一件一件的挂到晾衣杆上打开烘干机,他看着这一串飘扬的小彩旗,不觉有些滑稽——他肖战的家里竟然会出现童装,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方才在商场经过母婴专柜,他还在想是不是应该买罐奶粉回去,后来理智克制了他,不过他还是在超市采购的时候往购物车里放了一盒大包装的纯牛奶。他把买好的食材和牛奶整理到冰箱里,关掉电视,躺回王一博旁边,小孩睡得正酣,肖战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大概是有点痒,小手抬起来在下巴和脸上胡乱的蹭了两下,翻个身继续睡,简直和坚果一模一样。肖战笑了,亲了亲他的头发,小声说了句“晚安,小宝贝。”

 

-2-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鸡鸭鹅兔各组都被肖战买童装的照片屠版了。

哇哦!

惊天大料啊!

大家连明天头条的标题和文案都想好了:当红明星隐婚生子,深夜出行为爱砸钱。

再配上那几张买童装、在奶粉架前停留、在超市买纯牛奶的照片,简直完美,一定可以引爆热搜!大家还相互约定了发稿时间,立下重誓,无论如何,都要准点发稿,这条重磅新闻绝对不能被公关掉!又互相鼓励了一番之后,各家都转头去准备明天的稿件了。

结果最后消息还是没发成,不是被公关掉了,而是带着激动又雀跃的心情忙碌了一晚上的小编们打开微博时,发现肖战自己把自己给送上了热搜。

微博正文:

“家里来了个小朋友,实在是太可爱了!想问下各位,小朋友早上一般吃什么呢?在线等。”

配图:

(一张床照,只有一只小脚丫漏在被子外面。)

???

鸡鸭鹅兔们懵逼了,这是什么套路?如果明星本人自己发出来,那就说明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什么问题,不值得报道。动物们都觉得很沮丧——一个晚上又白忙了。

粉丝们则很感兴趣,纷纷在底下评论留言:

“哥哥快说!这小朋友是谁!”

“哇(。・ω・。)小jiojio好可爱啊!”

“早餐可以牛奶配煎蛋啊~哥哥你要亲自下厨吗?我酸了,好想魂穿!”

肖战看了一会儿,在微博底下回复:

“统一回复一下,是亲戚家的小孩,托我照顾几天。谢谢大家的提议啦,先不说啦!我去准备早餐~”

王一博是在煎蛋的香味中醒过来的,相比于昨天的不适应,今天他已经开始习惯这副小小的身躯,从床上滑下来,他光着脚丫跑到穿衣镜前,左看右看。嗯,变成三岁也还是这么的帅,不愧是我。低头看看睡衣,嗯,质感不错,不愧是我哥。他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他“咚咚咚”的跑到厨房里,肖战戴着围裙正在洗锅,见他跑进来问他:“醒啦?早饭准备好了,你刷牙了吗?”

“我三岁也要刷牙吗?”

......

“王一博我发现你心真是大,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设定啦?”

“不接受也没办法啊,又变不回去。”

肖战擦了擦手,抱起王一博,把他放到洗手台边的高脚凳上:“喏,都给你准备好了,儿童牙膏牙刷,三岁怎么就不用刷牙了,爱护牙齿要从小做起,老师没有教过你吗?”

刷完牙之后,王一博从凳子上爬下来,又“咚咚咚”跑回厨房,站在桌子边踮起脚看,可是他太矮了,就算踮着脚视线也只能和盘子底平行。他扭头开始找肖战:“战哥,抱我上去!”

肖战把牛奶杯装满,一回头就看到小朋友扒着桌角踮着脚尖一脸恳切的向他求助,天啊,要被萌化了。

坐到椅子上,看着盘子里的煎蛋、培根和烤面包,王一博口水直流,真香!他哥哥真是宜室宜家!

“肖咬师你今天有绳么安排吗?”小嘴巴塞得满满,吐字也不那么清晰。

“没有,我请了几天假,不过今天有队友要来家里玩。”

“哪个队友?”

“彭楚粤和夏之光。”

这两位王一博都认识,作为上一届选秀节目的导师,创造营播出的时候他也有关注,里面几位肖战同团的队友他都会多看几眼。他对彭楚粤印象不错,刚入营整理床铺帮弟弟们套被子那段太圈粉了,虽然也是个哥哥,但是看起来呆萌的像个铁憨憨,好像可以任人宰割。夏之光嘛,就是挺帅的,中国舞跳得挺好,然后没有别的太多印象。

 

“战战!我们来了!开门呀!”

王一博坐在沙发吃薯片,听到敲门和说话声。战战?叫这么亲,经过我同意了吗?

肖战打开门,夏之光一下就扑到他身上:“战战!我们好久不见了!”

靠,太辣眼睛了!王一博挪下沙发,扑到门口不甘示弱的抱住肖战的大腿:“哥哥哥哥!我要喝水!”

“咦?有个小朋友,”彭楚粤从夏之光身后探出头跟王一博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夏之光放开肖战,蹲下来和王一博平视:“哇,你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呀?”

“肖晓,我一个远亲。”肖战抢答。

“哪个xiao?”彭楚粤问。

“破晓的晓啊,名字不错吧。好了都进来吧,别挤在门口了。”肖战把三个人都推进去带上门。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宵小之徒的那两个字呢。”夏之光熟门熟路的去厨房给王一博倒水。

如果眼刀可以杀人,此时夏之光的后背应该已经被片成肉片了。

彭楚粤和坚果玩的开心,转头问王一博:“肖晓你喜欢猫吗?这只猫叫坚果,你要来一起玩吗?”

肖战看他们相处还算融洽,转头先去收衣服。夏之光把水放在客厅桌上,叫王一博:“肖晓,你的水。”然后跟上去打算帮忙:“战战,我来帮你叠衣服呀!”

如果是22岁的王一博,手里的玻璃杯早就被他捏碎了。

“哎呀肖晓,是不是杯子太重了不好拿?你看衣服都弄湿了。”彭楚粤把王一博抱起来放在腿上,抽了张纸帮他擦,“战哥,肖晓衣服湿了,你看要不要给他换一套?”

“啊?那让他过来吧。光光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

卧室的门一关上,王一博就握着小拳头捶在肖战身上。肖战把他抱起来,问他怎么了?

小孩嘟着嘴很不满意:“他怎么能叫你战战,他比你小。”

“哇~您老人家这是吃醋了吗?”

“还有肖晓是什么鬼?为什么要叫破晓的晓,不叫王肖那个xiao?”

......

“大哥,那个字念suo,三声,锁。”

......

“那也比肖晓好,至少不会被吐槽什么宵小之徒。”

“?你确定?”肖战失笑:“肖琑,肖琑,笑死我吗?”

......

“那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弟弟,非得跟你姓肖,连个名字都取不好。”王一博很不满意。

“拜托,是你先叫我哥的好不好?”肖战要被气笑了,感觉自己是在跟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吵架,“好了先换衣服吧。”

王一博十分不甘心,换好衣服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肖战抱起他的时候张嘴在肖战嘴唇上咬了一口。

“你属狗的吗?”肖战哭笑不得。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王一博和夏之光就像开启了争宠battle,一会儿这个说:“战战,你要不要吃草莓,来,我喂你,啊~~~~~”一会儿那个又蹭过来要爬大腿要举高高要抱抱。

肖战晕头转向,只有彭楚粤游离在风暴圈之外,是今天唯一一个认真在聚会的人。

“愉快”的时间总是很短暂,吃过午饭他们就要走了,告别之前,彭楚粤还在叮嘱王一博:“肖晓,你跟坚果玩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再可爱的小猫咪也是会挠人的哦,你不要去掐它,也不要踩它尾巴,如果它不想跟你玩,你也不要强迫它。”

夏之光也凑过来摸了摸王一博的头:“肖晓,下次如果还有机会见面的话,哥哥买糖给你吃。”

离开肖战家,彭楚粤还在感叹:“肖晓真可爱啊,就是看着有点眼熟,可能是因为跟战哥长得太像了。”

“是吗?你不觉得他长得更像王一博吗?”夏之光直抒胸臆。

“啊?哪个王一博啊?”彭楚粤愣了一下,回过神后开始疯狂摆手:“你说那个王一博吗?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

“也是,哈哈哈哈。”夏之光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下了然。

我这双眼睛啊,看透太多。

 

-3-

肖战洗完澡还没穿衣服,王一博小陀螺就横冲直撞的闯进浴室,吓得肖战赶紧扯下浴巾遮挡关键部位。

“你干嘛?”王一博很是不爽。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肖战有点尴尬,虽然他知道那个小小人儿身体里的灵魂是自己的爱人,但他还是过不了视觉这一关,总是下意识就把对方当作是小屁孩看待。

“哼!”王一博生气的甩掉卡通拖鞋,光着脚丫子又跑了出去。

身后是肖战气急败坏的大喊:“王!一!博!我今天说了几次了!不许光脚脚!等下着凉了会肚子痛!!!你给我把鞋穿上!!!”

王一博才不理他呢,他王一博不卑不亢,杠起来什么时候低过头。他健步如飞的往卧室走,打算把门锁起来不让肖战进来,用实际行动抗议。只是他低估了形势,就他现在的小短腿,肖战一步顶他十步,他连卧室的门槛都还没挨到,就被他哥提着脖子拎起来了。

“我说你长本事了是吧?”肖战把他举的高高的,放到冰箱最上面坐着。

“肖战你有病吧!你干嘛?”奶娃娃更生气了,但是这个高度真实令他发怵,他不敢轻举妄动。

“哎呀,王一博,你也有今天,天道好轮回啊。”肖战松手往后退了两步。

王一博低头往下看了看,以他现在的身高体能,摔下去就算不傻掉也逃不掉浑身酸痛的命运,说不好还会骨折。

但是是男人就不能怂!他说肖战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跳啦!你最好站远一点别溅身上血!我真的跳啦!肖战就站在那歪着头看他,一动也不动。眼一闭心一横,王一博就直接跳了下去。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也没有被摔成肉饼,而是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自己是在肖战怀里没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已经又是笑着的哥哥。

“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啊?一整天都那么别扭。”

王一博蹭了蹭爬上他哥哥的肩膀,搂住他的脖子:“没有,你的队友都很好,我喜欢粤哥,”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但我不喜欢夏之光叫你战战。”

肖战抱着他回到卧室,把他放在床上,准备安排他睡午觉。

“阿粤是很温柔的人,光光其实只是有时候嘴上有点皮。”肖战也躺下来。

王一博爬爬爬到肖战肚子上坐下来:“阿粤、光光,一个个叫的那么亲,怎么就我没有这么亲昵的称呼呢!”

“因为你是个狗崽崽。”

“操。”王一博在肖战的肚子上蹦了一下。

“天啊王一博你说什么呢?”肖战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捂住王一博的嘴,从一个软萌萌的小孩嘴里说出这个字实在是太羞耻也太违和了:“再说你现在有那个功能吗?”

“肖战!”王一博狠狠在肖战伸过来的手上咬了一口:“我22岁了!我有没有那个功能你不知道吗!”

“可是你现在的样子是2+2岁......”

王一博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肖战胸口,小手把他抱的死紧:“你说我要是变不回去了怎么办?”

肖战脱口而出:“那我就得先给你找个好一点的幼儿园了。”

王一博:“?哥哥,我说真的,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我真的变不回去了,你能不能等我15年?那我就长大了。”

肖战一下一下的抚着王一博的背,幽幽的说:“那个时候我就是个中年老男人了,你不嫌我油腻吗?”

“谁说你油腻,谁敢!”小屁孩一本正经的反驳:“哪个不长眼的敢说,我就敢揍他!”

肖战轻轻笑了:“好啊,我等。”

王一博开心极了,立马就开始解肖战的衣服扣子。

“你又要干嘛啊?”

“我要吃奶!”

肖战立马按住胸前不安分的小手,把人抱下来塞回被子,命令他:“睡觉!”。

没一会儿,小屁孩又牛皮糖似的扭来扭去,一团热乎乎的小肉球贴了上来。肖战掀起被子一看,王一博已经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整个人缩在自己旁边:“肖老师,你不让我脱你的衣服我就只能脱自己的啦,抱抱我吧~”

肖战着实无奈,只好把小人儿揽进怀里哄道:“真的要睡了哦!”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肖战翻了个身,正好对上王一博棱角分明的睡美男脸。

啊,已经变回来了呀。

肖战的小动作也让王一博醒过来,他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和肖战鼻尖对着鼻尖,小腹下方的硬挺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恢复了真身,他一把拉过肖战欺身压上去。

胸膛滚烫。

“王老师,这就开始了吗?”肖战没有推开他。

王一博现在不是个小孩子了,他很轻松的就解开了肖战的衣服扣子:“被叫了一天的宵小之徒,我现在就来把这项罪名坐实吧。”他一口咬上肖战的下巴。

“王一博!你真的属狗的吧!嘶......”

 

-4-

第二天,王一博就回剧组复工了,没有人产生什么怀疑,大家都以为是他们公司临时有事才请了两天假。公司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至少不用在不久的将来还要准备通稿去解释艺人失踪的问题。最开心的就是经纪人,她再也不用写那些七七八八的事件报告了。

 

-5-

王一博坚定地相信,是他和肖战爱人之间的承诺感天动地,才让老天也舍不得拆散他们,于是大发慈悲恢复了他的真身。他在认真的考虑是不是该抽个时间找个土地公庙拜一拜,一方面是感谢,另一方面是要对神明承诺博君一肖真的是真的。

他把这个想法在微信上告诉肖战的时候,肖战给他回了一串省略号。

“......你不觉得你应该去的是月老祠吗?”

 

-6-

半年之后,夏之光作为嘉宾参加了《天天向上》的录制,他给每个人都带了小礼物,哥哥们的都是领带、钱夹、手机壳一类的实用之物,王一博打开的时候,看到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颗大白兔奶糖。几位主持凑上来觉得很新奇,问夏之光为什么给王一博准备的礼物不一样?

夏之光对王一博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然后回答说:“因为我上次见到王一博老师的时候,有跟他说,再有机会见面的话,就买糖给他做礼物。”

王一博差点把手里的盒子捏爆,心里暗暗想:果然还是彭楚粤更可爱一点。

 

-end-

©大笑三声 | Powered by LOFTER